光与影的世界......

五月天LIFE【人生无限公司】巡回演唱会-南宁站,他们都说人生要看一次演唱会才会完美,所以五月天我来了,之前一直担心抢不到票且不能带相机,幸运的是这次不但抢到了票也顺利的完成第一次演唱会的拍摄,从头嗨到尾,汗也流了好几斤,看到五月天卖力的表演连续加班两次都值得了。

二十四节气之大暑

摄影/后期:HAIBEL

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中说:“大暑,六月中。暑,热也,就热之中分为大小,月初为小,月中为大,今则热气犹大也。”其气候特征是:“斗指丙为大暑,斯时天气甚烈于小暑,故名曰大暑。”大暑节气正值“三伏天”里的“中伏”前后,是一年中最热的时期,气温最高,农作物生长最快,同时,很多地区的旱、涝、风灾等

不知道对不对

有时候想做好一件事真难,特别是在国有企业,不是你做不好,是有人不想你做得太好!

2017南宁国际车展
模特:潘研
摄影/后期:HAIBEL

很少给模特返片,这次车展是第一次,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大光圈的梦幻,无奈大痰盂对焦不稳定,不敢开太大光圈。

2017南宁国际车展

模特:小催

摄影/后期:HAIBEL

2017广西国际车展车模小拍

模特:心怡

摄影/后期:HAIBEL

据说这是牛魔王来了,冷风过境。

广西东盟动漫游戏展

摄影/后期:龟速光影

地点:广西南宁国际会展中心

她和她の小金鱼

摄影/后期:龟冢英吉(HAIBEL)

潺潺溪流,这是她和她的小金鱼的约会......

你在看路边的人,路边的人在看你......


        斑马线上脚步匆匆的人,电瓶车上博得严严实实的人,低头清扫马路的人,穿着简朴走进地铁工地大门的人,在这个天刚蒙蒙亮的清晨,原本以为很孤单的上班路上,却有那么多人已经开始今天的劳碌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没有那种紧迫感,很多事情对我来说,冷漠以对,也许没有谁能往我心里去,因为我的心小到连自己都没有装下,还能装下什么呢?理智在作祟,我时常把大脑掏空,什么都不去想,但是又不得不对一些人和事表现出正常的反应。没有了情绪,没有了喜怒哀乐,视乎心如止水,表情冷淡,我在享受这种大脑停滞的感觉,很慢很慢,就像凝结的时间,漂浮在空中的樱花,永远定格在那一刻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绿灯交错的马路上, 冰冷的混凝土气息,犹如冰冷的我,不知从何说起,很远很远的那个我,越来越模糊的记忆,越来越不熟悉的自己。前几天听徐静蕾朗读者里读了一篇史铁生的《奶奶的星星》,也许生命中很多感动总是那些沉淀的岁月琐事,越是平常越是不经意,当这些不经意再也不在的时候,猛然发现人世间来去匆匆,岁月才是最情深意切的感动。故事里奶奶的星星是给走夜道的人儿照亮的,奶奶说:“地上死一个人,天上就又多了一个星星,给走夜道儿的人照个亮儿”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生总要经历一些事,即便你害怕面对,总会有那么一天,只有经历了你才懂的珍惜,珍惜那些时间与空间。每次我看到外公的照片,我总是不经意的陷入沉思,送走他的画面历历在目,漂浮在脑海中那些美好的画面,瞬间凝结。外公当年走得很安详,在他与病魔抗争的那些日子里,我没有时常去看望,是我太冷漠,但是我总会想起外公跟我动象棋的情景,还有那些年幼无知的嬉闹。还记得那年春节,外公在回忆自己的青春的岁月,酒后略微泛红的脸庞,岁月深深的印记,即便走了很长的路,吃过很多苦,但是从他那含笑的眼睛里看出那些岁月在他心里是引以为傲的,也有不少美好的回忆,他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看到听到别人的亲人离世,内心视乎并没有多少涟漪,但是在自己亲身经历了后才猛然发现,我已经不再是那个骑在外公肩膀上的小孩子了,身边的人在慢慢变老,我也在慢慢变老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得在我刚刚知道人会死亡的时候,我常常问爸爸妈妈,为什么人会死,既然都会死,为什么还要活着?视乎当时幼稚的我无法接受死亡这个事情,童年是多么的快乐啊,但终究有一天每个人都要面对,不知道当一个新的生命问我同样的问题的时候我该如何回答。我拿起相机,去记录那些时间,记录那些无法逆转的青春,也许许多年后,拿出来看看,我会微微一笑;再许多许多年后, 再看,略有些酸楚;再过去许多年,那些看的人也许已经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慢慢相信,每一个活过的人,都能给后人的路途上添些光亮,也许是一颗巨星,也许是一把火炬,也许只是一支含泪的烛光,但你已经定格在他们的记忆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红绿灯交错,天空中漂浮的星星,你在陆地上看他,他也在天空中看着你......


© HAIBEL|Powered by LOFTER